1942年,美國參加二戰後不久,羅斯福總統即簽發了成立戰時新聞處(OWI)的行政命令。這家新機構所賦予的任務是發布戰爭新聞,宣傳愛國活動,讓美國人民能支持政府,並向新聞媒體提供政府戰時努力的音頻、電影和照片素材。1939年至1944年之間,OWI與農業安全局(FSA)拍攝了數千張照片,其中約有1600張是彩照。OWI攝影師阿爾弗雷德·帕爾默(Alfred Palmer)和霍華德·霍勒姆(Howard Hollem)在戰爭初期製作了一些獨特的彩色柯達膠捲幻燈片,用於描繪軍事準備、工廠操作和女性工人。雖然大多數場景是刻意擺出來的,拍攝對象卻是真實的——他們是為持久戰秣兵厲馬的士兵和工人。收集在此的是帕爾默和霍勒姆拍攝的一些彩照,配以1942年所用的原始圖片說明。所有FSA/OWI的照片都可在國會圖書館找到。

二戰時的美國大後方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加州長灘,玻璃艙室里的這名女孩正為一架B-17F海軍轟炸機的投彈機頭部分作最後的修飾,她是道格拉斯飛機製造公司廠區里諸多女性技工中的一員。B-17F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空中堡壘”,它是B-17的新款,而B-17曾在南太平洋、德國及其他地方的行動中戰績卓著。B-17F是一種遠程高空重型轟炸機,機組人員為7到9人,其武裝裝備足以勝任在日間任務中自衛的需要。照片攝於1942年10月。(阿爾弗雷德·帕爾默/OWI/國會圖書館)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加州英格爾伍德,飛行中的P-51“野馬”戰鬥機,該戰機由北美航空公司製造,是大不列顛皇家空軍使用的唯一一款美國製造的戰鬥機。照片攝於1942年10月。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10月,加州長灘的道格拉斯飛機製造公司里,女人們正依照全套道格拉斯培訓方法接受引擎機械師的培訓。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弗吉尼亞貝爾沃堡,一顆美製手雷正欲從步兵手裡飛出,軸心國發現這種手雷很難對付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1年,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通過用氣體火焰加熱幾段管子,同時強制它們繞過模具,為軍隊生產的大型彎頭管正在Tube Turns公司成型。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8月,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軍航空基地的一名海員穿戴着設計用於化學戰的新式防護服和防毒面具。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為了響應國家對女性力量的需要,弗吉尼亞·戴維斯(Virginia Davis)女士安排好她兩個小孩的日間照顧事項,與她丈夫一同參加了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軍航空基地的工作。兩人均受雇於政府服務機構,在裝配和維修部門工作。一旦丈夫應召入伍,戴維斯女士所接受的訓練能讓其頂替他的位置。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俄亥俄州亞克朗的固特異飛機製造公司里的這棟巨型建築以前是一個飛機庫,被認為是全球無內部支承的最大建築,現在成了生產飛機零配件的諸多繁忙車間。最終還必須在工廠附近建新房子,對公共交通予以大幅改善,因為這些工人汽車的輪胎,甚至也許是工人的汽車,在目前緊急狀況結束之前都隨時可能被徵用。照片攝於1941年12月。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5月,海軍陸戰隊的滑翔機飛出南加州的帕里斯島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5月,一名海軍陸戰隊隊員在南加州的帕里斯島跳傘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憑藉著女性的決心,羅瑞娜·克雷格(Lorena Craig)在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接替了男人乾的工作。在前往海軍航空基地工作之前,她是百貨商店一名售貨女郎。現在她是政府服務機構下屬的一名整流罩工人。照片攝於1942年8月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10月,在北美航空加州英格爾伍德工廠的引擎車間里,一架B-25轟炸機的一個引擎外的部分整流罩正在裝配。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10月,加州長灘,道格拉斯飛機製造公司的空地上,安妮特·德爾蘇(Annette del Sur)在為廢物利用活動做宣傳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6月,田納西州查塔努加的燃燒工程公司里,一名焊工正在焊接輪船所用的鍋爐、肯塔基諾克斯堡,裝甲部隊一名年輕士兵舉着加蘭德步槍瞄準的樣子如同老手。他喜歡這桿槍,這緣於它出色的發射質量以及可靠耐用的機械裝置。照片攝於1942年6月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10月,德州沃斯堡的聯合飛機製造公司里生產“解放者”轟炸機的工人們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10月,德州沃斯堡的聯合飛機製造公司車間里,車工正在加工運輸機上的零件。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7月,弗吉尼亞蘭利機場上,一架“空中堡壘”在夕陽下的剪影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1942年7月,康涅狄格州的曼徹斯特,東部一家降落傘製造商的液壓拉幅機在拉伸吊傘索,這樣可使其更適於成品製作。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珍珠港的寡婦們投入戰需工作,以個人復仇的方式繼續戰鬥。弗吉尼亞·楊女士(圖右)的丈夫是二戰首批傷亡者之一,她現在是海軍航空基地裝配部門的一名主管。她的工作是為那些外州的女工,比如圖中操作電鑽的埃塞爾·曼(Ethel Mann),尋找便捷舒適的臨時住處。照片攝於1942年8月

為國為丈夫 二戰美軍事工場的女性工人
加州長灘的道格拉斯飛機製造公司的廠區內,男人和女人在鉚接及其他工種上結成了高效團隊。該廠生產多種飛機,其中最重要的有B-17F(“空中堡壘”)重型轟炸機、A-20(“浩劫”)突擊轟炸機和用於運送部隊和貨物的C-47重型運輸機。照片攝於1942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