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生的妻子夏女士因沒來例假,7月6日前往同仁堂新街口藥店中醫診所檢查,坐診的張呂夫大夫診斷其為月經不調,開出藥物。8月1日,夏女士腹部疼痛,經B超檢查發現已經懷孕7周。目前,醫患雙方仍在協商此事。

患者 打算放棄這個孩子

7月初,夏女士例假遲遲未來,在家中使用驗孕棒檢測顯示:未懷孕。7月6日,夏女士來到同仁堂新街口藥店中醫診所看病,接診的是張呂夫大夫。丈夫祖先生回憶,當時張大夫把了脈,“說例假推遲是氣血不足,月經不調”,開了7天藥方。此後,夏女士又兩次前往就醫,服用了17服“調經”中藥。

祖先生說,7月31日,夏女士腹部陣痛再次前往同仁堂看病。張大夫又把了一次脈,“他說沒懷孕,只是說可以去醫院做下檢查”。次日,夏女士前往丰台婦幼保健院進行“尿妊娠反應”,結果呈“陽性”。

“不是月經不調嗎?怎麼已經懷孕了?”帶着疑問,祖先生再次來到同仁堂,並將檢驗報告交給張大夫,“他說這是早早孕,應該是在服藥后懷上的,建議再去查一次”。夏女士再次複查,超聲影像顯示“宮內早孕,雙胎不排除”,大約7周。依此推斷,當初夏女士找到張大夫時就已懷孕,“當時我很氣憤,再去找他時,他竟直接就說‘孩子不要要了’”,此後張大夫就再也沒露面。

祖先生說,由於藥方里有孕婦忌用的紅花和桃仁,他們先後到多家醫院檢查,但醫生都沒有給出胎兒能否正常發育的明確答覆,“家裡都特別想要孩子,現在因為醫生誤診,我們不得不放棄這個孩子”。

院方 可以給予一定賠償

昨天上午,同仁堂新街口藥店中醫診所門口貼着一張通知,“今日坐診的張呂夫大夫因事休診”。對此同仁堂品牌部的錢經理表示,張大夫70多歲了,“身體有些不舒服,今天不出診了”。

錢經理表示,張呂夫大夫已經在他們診所坐診七八年了,他們並不認為張大夫有誤診,“中醫號脈與西醫不同,能否診斷出懷孕除了與懷孕時間有關係,同醫生及孕婦的個體也有關係”,而紅花、桃仁兩味中藥,在藥典中針對孕婦也只是“慎用”,而不是“忌用”。

由於在是否誤診這一問題上,雙方存在較大分歧,協商並未達成一致。錢經理表示,他們可以退回之前的診療費、醫藥費,包括在其他醫院做相關檢查的費用,甚至可以給予一定補償,但對於祖先生一家因誤診而提出的賠償費用,他們無法接受,“如果有相關司法證明這是誤診,我們會承擔相應責任”。

祖先生的親屬表示,還會與同仁堂進一步協商,並且會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專家 存在“事實上漏診”

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著名法學人士卓小勤就此分析,誤診包括漏診、診斷錯誤、診斷延誤。張大夫此次診斷已構成“事實上的漏診”,主治醫生在漏診中是否有過錯,以及與不良後果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需要第三方鑒定”。

卓小勤說,夏女士擔心藥物對胎兒有影響決定引產,這跟診所是一個間接因果關係,“只是懷疑孩子受到影響,究竟藥物是不是對孩子有不良影響,也沒有辦法證明”。因此,他建議雙方最好是協商解決此事,如果協商未果可以向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