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東一男性官員,姓李,35歲,已婚,應邀到台灣訪問。5月19日到達,晚間在台北一家老字號五星級飯店用餐。酒酣耳熟之際,看見一名長相俊秀、20多歲的男性行李員,竟把對方強拉進廁所猥褻,企圖性侵,嚇得被害人大聲斥責,逃離廁所。

行李員隨即通知主管,調閱監視器,向大陸官員提告。警方20日下午將李某依“性騷擾防治法”移送台北地檢署。李姓官員最終賠了18萬台幣(約等於3.69萬人民幣),雙方達成和解,檢方則處以緩起訴3年。

你瞧瞧橫行慣了的大陸官員什麼德性,什麼行徑!這官員一行去台灣,該是公款旅遊、公費視察吧?他們住在台北市松山區旅店,晚間到台北中山北路四段的老字號五星級飯店用餐,這費用不菲,用的大概也是公款吧?如果是在自己的轄區,去嫖個娼、同個志什麼的,大概是可以開張發票報銷的吧?這去台灣了還犯下猥褻之事,那賠出的3.69萬塊錢,是不是也由公家買單呢? 

橫行慣了的權力,是有強大的慣性的。這慣性強大到什麼程度呢,那就是出了國、出了境,依然是官本位、權本位那一套,想怎麼弄就怎麼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想怎麼爽就怎麼爽,自己手頭有用不完的權、有花不完的錢,往任何地方一坐,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不僅是老子天下第一,他的老二也是天下第一,你們個個都是屌絲,就他是根“屌棍”,你說他牛不牛?

這來自大陸的“特色”官員,真是特別“色”啊。台灣這位年方二十、還是實習生的男性行李員,還真是好樣的,畢竟這裡是台灣,不是大陸的官場;黑夜給了他黑色的屈辱,他要殺出一絲光明!設若這位行李員是在大陸工作的,那麼,估計他要逆來順受了。學者亞當·麥克尼曾說:“長期的專制會產生一種特殊的文化及相應的行為準則,就是人們不再愛好自由和真理,完全喪失人類的尊嚴並毫無自治能力。”

我很想就此擬一則對聯的上聯——“大陸李姓官員猥褻台灣同性行李員”,徵求下聯。

習慣成自然,權力變慣性。是權力都有被濫用和延伸濫用的可能。最近有學者判斷說,“貪到一定程度,如果不被揭露就過鬼怪的日子;如果被揭穿就過罪人的日子。”我一看到這話就笑了。這話嚇唬誰呀?當貪到一定程度,貪腐就變成習慣、變成生活方式,人家照樣瀟洒,照樣風光,哪個貪官在被揭露出來之前會像個鬼怪的?所謂“不被揭露就過鬼怪的日子”,真是書獃子式的幻想。至於說“如果被揭穿就過罪人的日子”,也真是“旁觀者的安慰劑”。多少被揭穿、已進去的人,早早地就通過保外就醫等手段,過上了正常人的日子。

嗚呼!